嘿咻

我总幻想着拥有一些我会不会不一样

[南京SLO4参文]卖安利的正确姿势

日常捅刀

好想养猫头鹰啊:

合志参文第二篇
文不对题系列
我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了(躺好)


梗概:
        一个很俗套的故事,简化来就是Bucky改邪归正,叉骨被秘密囚禁,神盾为了以绝后患,派人暗杀叉骨。叉骨嗝屁,临死前给杀手小哥讲了个睡前故事,杀手小哥本来是冬兵大大唯粉,结果被洗脑成了冬叉粉,然后发现自己萌的西皮BE在了自己手里的故事。
以上。


第一幕:结局
        James在跑完第三十二圈的时候停了下来,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。
        他深深地吐气,有些惆怅地抬起头,琥珀色的眼睛望着灰色的天幕,而寡淡的太阳已经渐渐西斜了。
       有些故事或许永远不会有结局,也许结局早就在那儿了,而不该知道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放完风的囚犯们排着队走进食堂,气氛低沉,有些窃窃私语在耳边滑过。
        James散散地拖着脚步,隔着三条桌子望见那个疤脸男人英俊的轮廓,他漫不经心地撕扯着一小块熏肉,低垂地眼睫浓密的落下阴影。
        James被刺痛般匆匆低下头,认真地打量着手里的塑料叉子,有些什么东西沉重地拖拽着他的心脏。
       第一声喧哗爆开仿佛落入滚油锅的水滴。很快的,混战就开始了,一颗毛绒绒的脑袋砸进他的盘子里,James看着被毁掉的晚餐,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昏黄的灯泡有气无力地闪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James躲开扭打的人体,朝着边缘溜去,那个男人谨慎地站立着,看起来不打算插入任何一方。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望过来,James知道他发现了自己的意图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你想杀一个人的时候,眼神总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他没有动,那双和自己相似的深色眼睛里也没有惊慌。
        James犹豫了一瞬,但是这还不足以他的决心。在预定的距离上,他似乎是脚下滑了一下,摇摇晃晃地往前跌倒,他胡乱挥动着双手恰巧抓住了男人。而那柄塑料叉子,也许是James忘了还是怎样,握在他的手里,毕竟是件毫无杀伤力的小玩意儿。
       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意外。
        而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玩意儿能够杀死人呢?也许是巧合吧,它巧而又巧的穿过肋骨间的缝隙,刺破心包,切进那个空腔——
        痛苦的神色从深色的眼睛里一闪而过,疤脸男人抬手用力握住James的手腕,他看着James的脸,用一种近乎深情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一瞬间James突然注意到他的气味,粗糙的肥皂香气,辛辣的烟草味,以及男人本身的味道,有些似是而非的熟稔——如果再添上几分墨水的苦涩就对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到男人右手指甲缝里一些没有洗去的蓝色墨迹。
        James张了张嘴,那些问题像是狂风中的蜡烛一样轻易的死去了,他突然间无比清晰的认知到,这个即将死去的男人就是他一墙之隔的友邻,那个写故事的人。
故事的结局呢?他想问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没有说话,他摇了摇头,温柔地笑了笑,倘若没有脸上的伤疤,他可算得上是是迷人至极的男人了。
渐渐失温的人体慢慢地滑落,男人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James知道,这就是结局了。


第二幕:
       他背靠着床坐下,微微的兴奋感仍然在他的血管里流窜,带起仿佛过电般的酥麻。
        阴暗狭仄的囚室弥漫着一股不见天日的味道,墙皮斑驳脱落,突兀地翘起许多块,像张鬼脸。
        兴奋到失眠,这可有点不专业。
        James随手抠下一块即将完全脱落的墙皮。
       “完成这个任务,你就能如愿以偿。”苍白皮肤的男人微微扬着下巴,枯瘦的手推过来两张照片。
        他首先看到是那个看起来仿佛少年的男人,坐在人群中,一脸灿烂无霾的笑容,裸露的机械臂精致而悍然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张照片里的男人则是他的任务,疤痕交错,疲惫且衰老的脸孔,重枷加身。
        James知道自己拒绝不了,所以此刻他在这里。
灰白的灰屑簌簌地落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而一个洞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,特别是他在洞里还发现了其他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微微潮湿的柔软的纸卷,枯黄粗糙。
         James的脑海一瞬间飞过无数个阴谋兮兮可能。
        他小心翼翼地展开那张只有手心大的纸张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那只是一个故事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 [从前有一条狗,流浪狗,我们就叫他骨头吧。他从一出生就是一条流浪狗,和别的狗抢食抢地盘,还抢城里那些富贵狗的狗粮。那时候他很小,输得多赢的少,有一顿没一顿,慢慢的,也长成了一条半大的狗,瘦了吧唧,除了学会了偷抢拐骗,以及打架赢的多了之外,一无是处。
        骨头觉得自己大概会像所有的流浪狗一样,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不饥不饱地过去了,直到有一天,他遇见了一头熊。
        那头熊坐在马戏团的花车上,威风凛凛,厚重的毛皮油光水滑,蓝色的眼睛像是冰冷的雪原。
        红脸膛的小丑得意洋洋地向人们炫耀着他的熊,可怜的流浪狗被那头熊迷住了,他望着那双眼睛,竟然没有注意到,大熊四肢上缠绕着的沉重的铁链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骨头生平第一次有了梦想,他想到那头大熊的身边去。]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很有趣,你是一个作家?
        James在纸张的末尾写到,填回那个洞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不,我只是太无聊了,人们快要死去的时候,总会忍不住做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James收到了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纸张依旧微微的潮湿着,就像是这个地方黏腻的气候似的不干不脆,James却又比上次留意到了更多,辛辣的烟卷,粗劣的肥皂香气,墨水的臭味,以及人类本身的气味。
        他无端地想起一张疲惫且衰老的脸来。


第三幕:
       “中士,这是新任的队长,James·William,”Coulson局长将他引荐给他未来将要跟随的超级战士:“James,这位是James·Buchanan·Barnes中士AKA WinterSoldier。”
        Barnes似乎刚刚做完训练,白背心几乎湿透了,贴在精壮的身体上,被汗水浸润的皮肤白净泛着象牙的光泽,机械臂狰狞地咬合着血肉之躯。
        他闻言放下水杯,伸出手来,笑出一口白牙:“你好,以后你就是我的队长了,顺便说一句,我喜欢你的眼睛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好,”James眨眨眼睛,握住他的手:“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他犹豫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Barnes不明所以。
       “没……”James摇摇头:“我想说我崇拜你很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你听过流浪狗骨头和马戏团熊的故事吗?
        遇到一个有趣的友邻也许是监狱生涯不错的开端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你想看这个故事吗?
       他的友邻问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想,但是如果没有人看你也会写吗?
        ——谁知道呢,这就是个故事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[流浪狗怎么能有梦想呢?其他的狗都嘲笑他。马戏团都是那些娇贵的小宠物呆的地方,你这样子,怎么有人要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骨头总是想起那头熊。
        骨头偷偷练习钻火圈,本来不好看的皮毛被烧的光秃秃的,更丑了。
       但是,他终于还是得到了进入马戏团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 他想跟那头大熊做朋友。
       大熊,我叫骨头,我们做朋友好吗?
       大熊不理他。呆呆地坐在笼子里。
       喂,那头熊是傻子,除了表演什么也不会。
        一只表演走钢丝的猫对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猫用爪子随意挠了了大熊一把,挠的都出血了,大熊却没有低头看一眼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这才发现大熊漂亮的眼睛从来没有神采,他的四肢被铁链锁的死死的,皮毛下面藏着厚厚的血痂。
流浪狗失望极了,但是却还是没法放弃跟大熊做朋友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他叫什么?流浪狗问猫。
        猫复杂地看了他一眼:Winter,他叫Winter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隔着笼子摸了摸大熊爪子上的血痕,不知为什么有点伤心。
        猫很快就走了,她觉得这只流浪狗恐怕也是个傻子呢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垂头丧气地嘟囔着,我是真的想跟你做朋友,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……我骨头一世英明怎么就跟你一头熊犯起傻来了呢……
        然后,熊慢慢抬起爪子,轻轻拍了拍流浪狗,比起他庞大的身躯,温柔地就像一阵风。]


第四幕:
        James很快就跟Barnes成了好朋友,应该说Barnes这个人有种魔力,几乎没有人会不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算得上是默契地工作搭档,闲暇勾肩搭背地喝酒扯皮也谈的来。
        跟偶像成为朋友这种事放在以前James估计高兴地连觉也睡不好,现在他还是睡不好觉,却是始终惦记着那个故事。
      “Bucky,你听过一个故事吗?”James还是说了。
      “什么故事?”
      “关于一只流浪狗和马戏团熊的故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James并没有发现他的任务目标,他并不着急,他的友邻讲的故事很有趣,只是他的友邻似乎不怎么爱出门。
        [马戏团的日子并不比当一只流浪狗好过,但是他们终于如他所愿地成了朋友,而且每隔一段日子,他都能得到和熊一起登台表演的机会,那是流浪狗最快乐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 为此,他得一直做马戏团里除了熊之外最优秀的动物。
        熊并不傻,流浪狗知道。他从熊看着舞台下人类的眼神里看到了痛苦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 熊的来历并不是什么秘密,在马戏团呆的久的人都知道。
       他曾经是人类的王子,在冰原上失踪了,人们都以为他死了,其实他只是被冰原上的熊抓走了,并且施了魔法。
        而马戏团的团长从那群穷困的冰原熊手上买走了被变成熊的王子,控制着他的思想,逼着他登台表演。
        熊偶尔清醒的时候,对流浪狗很好,实际上他一直对流浪狗很好,流浪狗在舞台上失误,从高高的悬架上摔下来,都是熊接住他,不让他受一点儿伤。
       也许熊该回到他的人类那儿去。
       流浪狗不喜欢人类,可是他喜欢熊。
       看在团长那张红枣脸的份上,熊的笼子太小了,连转个身都困难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避开团长的视线,把偷藏的巧克力塞给熊。
        熊笨拙地伸出爪子,把巧克力掰成两块,给了流浪狗一半。]
        ——流浪狗爱着那只叫Winter的熊吗?
        ——也许吧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那Winter爱骨头吗?
        ——谁知道呢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有趣,你不是写故事的人吗?
        ——就像你说的,我只是个写故事的人,所以故事里的家伙们在想什么,我又怎么知道?
        也许他们在想,这两个傻逼。


第五幕:
        礼拜日牧师前来讲道的时候,James终于见到了自己那位深居简出的目标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        这可真是最不美好的巧合了。
        James出神地望着那个男人轮廓英俊的侧脸,前提是要忽略那些疤痕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莽撞地毛头小子,他当然知道自己要杀的人是谁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那个故事,也许他听不到结局。
        又或许,结局他早就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回去时他们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,那男人看了看他的囚室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眼底流露出一点柔软。
        James不知道自己是否回应了,他躺在床上,望着剥落的墙皮后面锈红色的砖块,还有那个洞。
       “后来呢?”Barnes摇晃着手里的啤酒,雪白的泡沫溅出来,还有他眼底孩子般的兴奋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后来呢?
        ——谁知道还有没有后来呢。
        [流浪狗一辈子所有的疯狂大概都用在了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当熊的人类朋友找到他们时,他点燃了整个马戏团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其实非常舍不得,这个马戏团是他人生中所有美好故事的发生地。可是对熊来说呢,这是他人生的苦难和屈辱。
        快乐?也许有的吧,可是也太过渺小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熊以后就不是他的了,熊会变回英俊的人类,继续当他的小王子,有朋友有家庭,有美满的人生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他会愿意养一只流浪狗呢。
        哦,得了吧,你不觉得那画面有点可笑吗?
        他的熊从来都不是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拼着最后的力气打开笼子,熊看见他,像往常一样拍拍他的脑袋,发出温柔地呜呜声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差点就动了想把熊偷偷带走的心思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熊听见那些人类的呼唤,他看了看流浪狗,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皮毛在火焰里慢慢脱落了,显现出人类俊美的轮廓。
       流浪狗在火焰里看着,马戏团倒塌发出刺耳的声音,四处逃跑的动物们谁也顾不上流浪狗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,熊有没有舍不得他呢?
        谁知道呢。
        他就这么一直看啊,看啊,看到火都烧光了,熄灭了。]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不会就结束了吧?”Barnes急急地追问道。
       “然后啊,王国的小王子回来了,人们爱戴他,朋友们陪伴着他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而流浪狗大概又回去流浪了吧,他也该回到他的世界了。”James出了会儿神,然后笑眯眯地补充到。
       “这样……”Barnes低低地说了一句:“也挺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后来他们喝了很多酒,醉到人事不知,摔在后巷里想两个流浪汉。
        [后来啊,就再也没有后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流浪狗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流浪生活了,他也不想再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马戏团的大火烧了很久,红脸膛的团长死了,流浪狗也死了。
        王国的小王子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街上的流浪狗也好像没有少。]


第六幕:
        醉过去的James抱着酒瓶,睡得正香。
        那张年轻的脸像极了Bucky,闭着眼睛就更像了。
        Bucky的脑袋搁在路肩上硌的难受,却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到漫天星河,渺远浩荡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在远处嚎着什么乱七八糟的歌,醉的不成调子。
       “后来就再也没有哪只傻狗会在熊饿肚子的时候偷偷塞巧克力给他了。”Bucky自言自语。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xsphinx好想养猫头鹰啊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嘿咻好想养猫头鹰啊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日常捅刀